单吊一马二十五年与三百年的相遇 VICUTU创始人蔡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9-05-31 16:41

VICUTU创始人蔡昌贤

白衬衣外面,蔡昌贤搭配了一套由自己工人缝制的蓝色西装,多年来,他一直穿自己品牌的衣服,尤其是在重要场合。他信得过自己工人的手艺,“VICUTU西装,从一针一线的缝制,到一纽一扣设计,要经过500多道工序精雕细琢才可完成。”蔡昌贤说。

蔡昌贤是VICUTU(威可多)品牌创始人、北京格雷时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。这一天是2018年12月8日,他要赶到北京宝格丽酒店,参加一场盛会——VICUTU和国际奢侈品面料巨头VBC维达来(Vitale Barberis Canonico)联手打造的高端酒会。

VBC诞生于1663年,已有三百五十多年历史。LV、GUCCI、PRADA等顶级奢饰品牌都是其长期合作伙伴。美国前总统小布什,在自己的就职典礼上,就穿着由VBC面料缝制的西装。

VICUTU则是一个刚刚创办二十五年的品牌。蔡昌贤正是用这二十多年的积淀,用“匠心”两个字,赢得了三百多年老店的尊重。在中国喊了多年“匠人精神”,不断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,VICUTU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。

征服VBC

任何合作,都会经过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。这个过程开始时,意大利人就表现出了他们的严谨和苛刻。

VICUTU公司总部在北京大兴,占地30亩,研发、制作团队都很成熟,但VBC CEO阿历桑德罗先生坚持要到位于衡水的工厂去看一看,而且,要到一线车间去看。

“他跟我讲,一定要去工厂看。他要看我们的技术能不能把VBC的面料做好。”蔡昌贤说,“并不是我要买,或者我出多少钱,他就卖给我们。”

位于衡水的工厂是2015年正式启用的,当时刚运营不过两年时间。如果员工状态不稳定,或者生产流程还没运转成熟,很可能会错失合作机会。

蔡昌贤没有任何顾虑,当即答应。对他来说,之所以在衡水设厂,就是为了提升工人技术水平和生产质量。

有一次,蔡昌贤去瑞士参观。在一家服装厂里,他发现员工都是四五十岁左右的老工人。一问才知道,他们就住在附近,已经在工厂里工作过很多年。

服装看似简单,其实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的工作。从设计、制版到生产、质检,其间要经历数百道程序。为此,VICUTU申请并获得了包括服装版型、面料研发、工艺设计等在内的45项国家专利。

技术,是需要经验积累的。瑞士工厂里都是经验丰富的工人,保证了生产质量的稳定性。“国内情况是,生产线上,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。”蔡昌贤说,流动性还很大,每年春节一过,很多人就不回来了。这是中国制造业普遍面临的问题,工人过于年轻、不稳定,进一步造成一线工人技术不成熟等问题。最近几年,中国一直在提倡“匠人精神”,事实上,它指的就是一线工人成为匠人。有分析指出,如果不能从机制上解决“匠人”培养的问题,“匠人精神”很难形成。

蔡昌贤特别在意这个问题。“如果员工经常流动,你的产品质量怎么能提高?”蔡昌贤说,“只有员工稳定,才能把技术,把多年积累融入产品生产里去,传承、提升产品的附加值。”

为了解决员工后顾之忧,VICUTU向衡水政府部门争取了落户、教育等方面的政策。对决定搬到衡水的员工,公司更是拿出一大笔钱,帮助他们搬家、安家。员工在衡水买房,公司都给补助。从居住、生活到孩子教育,VICUTU为员工提供了一揽子解决方案,消除了他们的后顾之忧。

“现在来看,员工稳定性确实提高了。而且,很多员工还介绍亲戚朋友过来。”蔡昌贤说,工人的稳定,使得技术积累成为可能。

VBC公司高层参观完毕后,觉得一切都很好。“我们在VICUTU身上看到了中国服饰企业对品质的极致追求,也在合作过程中深入理解了中国的‘匠心精神’。”阿历桑德罗先生说,这成为VBC与VICUTU进行深度合作的基础。

“我做事是要做品牌”

过去几年,服装品牌的市场格局战愈演愈烈,不仅仅是国内品牌之间的竞争加剧,国际新品牌也不断涌入,服装行业洗牌开始加速。这一趋势在男装细分市场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,男装高端品牌被国外知名企业占据,国内企业产品无论是销量还是口碑上都无法与国际品牌抗衡。

VICUTU总部大楼

在这样的背景下,一些品牌开始收缩战线,甚至出现大量关闭门店的情况。反观VICUTU ,不仅开店数量稳步增长,每年还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,并且在消费者群体中保持良好的口碑。

究其原因,蔡昌贤说:“这跟我们VICUTU人的专注专业有一定的关系。”

其实,成立VICUTU品牌之时,蔡昌贤已经进入服装行业七年。这七年,他一直在做服装销售生意。他清晰地记得,当时生意很好做,自己在北京一家国营商场摆了个柜台,每天买西装的人都要排起长队。“那时一套西装才卖198块钱,一天能卖三五万。”

蔡昌贤没有沉浸在西装热卖的喜悦中,他发现当时的西装版型是根据西方人身材设计的,完全没考虑东方人的特殊性,于是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。

1994年,蔡昌贤自己成立公司,开始做VICUTU品牌。他要求设计人员,一定要根据中国人的身材比例,对西装版型进行改进。不出蔡昌贤预料,VICUTU很快就在市场上打响了名头。只用了五年时间,VICUTU就建设了自己的生产线,还请外国设计师对专卖连锁店进行了整体设计。

蔡昌贤做销售起家,比很多企业家更清楚消费者意见的重要性。他曾把消费者请到自己的工厂参观,并听取他们对于版型和定价的意见,这个做法在当时十分少见。“我要理解消费者需要什么样的西装”,蔡昌贤说。

在VICUTU发展的二十多年里,蔡昌贤一直告诉同事们,要专注于做好产品,专注于服务好用户。他在公司成立之初就提出了“同等价格质量最高,同等质量价格最低”的生产销售方针,并延续至今。蔡昌贤说,“有这样的理念,消费者觉得我们东西又好,价格还合理,再加上我们团队又强,慢慢这个牌子在行业里脱颖而出。”

在任何情况下,蔡昌贤最看重的都是产品质量是否会提升。生产车间搬迁到衡水也是如此,他响应京津冀一体化,并非如一些企业是为了降低成本,蔡昌贤反而在当地投入了更大的成本,将生产车间进行整体智能化、高端化提升。他们引进了来自意大利、德国、美国等国际领先的高端服装生产设备,如自动缝合机、自动单件流系统、自动吊挂系统、自动裁床等。阿历桑德罗先生参观完生产线后曾表示,其技术水平比一些外国工厂还要好。

中国企业历来注重速度,注重市场份额,蔡昌贤也重视,但速度如果与品质发生冲突,他坚定地站在品质一边。“我做事是要做品牌,单纯看盈利不是我做事的风格”。

坚守“匠心”

蔡昌贤今年56岁了,身材匀称,平时很喜欢穿定制的西装,配上他那副眼镜,显得稳重而儒雅。VICUTU过去二十多年的发展,愈加让他意识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,做服装,必须要有匠心。

采用VBC面料的VICUTU产品

匠人精神里,一个重要内涵是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和承袭。虽然VICUTU主做西装,但蔡昌贤也深知,任何服装文化,都必须基于本国的特殊文化现实。蔡昌贤说,在服装设计上,也要有这种自信。VICUTU设计师就是要把东方特色文化与西方时尚美学融汇在一起,以创新出最适合亚洲人的西装。

2014年,亚太经合组织(APEC)会议在北京召开,VICUTU也参加了与会各国领导人服装的设计工作。他们设计的服装样式,借鉴了极具东方神韵的氅衣,配以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中常见的汉代典型的云气纹纹样。以具有“平、齐、和、光、顺、匀”特点的苏绣工艺,将云气纹着于真丝锦缎面料上。整体则采用传统中式连袖剪裁结合现代立体剪裁手法处理。

这一设计,受到组委会专家的好评。有位专家,还亲自穿上体验。后来,APEC筹备小组办公室在发给VICUTU的嘉奖状里写道:“感谢贵单位在2014年亚太经合组织(apec)会议领导人服装工作中作出的突出贡献。”

“突出贡献”四个字,是对蔡昌贤坚守“匠心”二十多年最重要的肯定。这是笔画非常简单的两个字,但为了写好这两个字,企业要付出几十年,甚至上百年的努力。

据统计,全球寿命超过200年的企业,日本就有3146家,属世界第一。在日本,一个家庭十几代人只做一件事并不罕见。而欧洲意大利的品牌VBC严苛地专注面料生产制造,历经355年依旧保持活力和竞争力。这与他们对“匠心”坚守和“文化”传承密切相关。

VICUTU发展的二十多年里,中国经济突飞猛进,资本不断追逐着最大效益。这期间,也曾有不少朋友试图拉蔡昌贤进入别的行业,房地产、能源等等,都是赚钱快的行业,蔡昌贤每次听到这些,就表示自己听不懂。 “听懂了,会干扰自己,我没那么大的精力”。 蔡昌贤说。

“匠心文化本就来自中国,中国也不乏有坚守匠心、志在打造百年品牌的企业,”蔡昌贤接受采访时自信地说,VICUTU就是要做一家百年企业。每年两位数的市场增长,虽然不快,但能保证企业经营的可持续性,而每年VICUTU在员工培养、技术升级上的投入,在服装工艺制作品质上的坚持,才是保证企业能持续走下去的核心竞争力。

“VICUTU 是志在打造百年品牌的。这二十五年只是一个起步,我们还会经历五个二十五年十个二十五年甚至更多。”蔡昌贤说,下一步,对VICUTU来说,将继续保持国际化前瞻眼光,进军国际市场,让以 VICUTU 品牌为代表的中国“匠心精神”影响世界服饰行业,让具备中国特色服饰文化的西装在世界市场立足。

这不只是一件服装的故事,更是中国制造如何赢得国际尊重,将传统文化与现代结合的故事。VICUTU用了25年的坚持,终于为中国制造品牌化、国际化打造了一个成功的样本。这也正符合蔡昌贤打造VICUTU的初心:“与品质同在,让服饰成就传奇”。